WOGONG blog wiki read

江城

http://www.amazon.cn/dp/B00AJFW7I4

彼得·海斯勒(Peter Hessler) (作者),

李雪顺 (译者)

江城

River Town 江城 中国大陆出版的 “江城 ” 一书,由于政治原因,有些节段被检查删除。以下是全部被删除的字句。

每一单元均列出其原属某章的章名及第几页,同时也列出它在英语原著书中的章名及页数,以供参照。为便于读者查阅,先列出紧在其前的字句,随后以 “ 粗体印刷 ” 蓝色的 字体印出被删除的部分。

第一部

第一章: “顺江而下”

16 [page 15 in US edition]

. . . . 军队是国力的象征,对军队有所了解是很有必要的。1989年,北京有一个学潮. [在大陆的书, 这个句子变成了: 1989年,北京爆发了学潮.]

第五章: “鸦片战争”

144 [page 132 in US edition]

. . . . 但是,正如中国人所说,他能“吃苦”,而且头脑冷静,极为务实,因此才能够把中国从计划经济的灾难中拯救出来。他也很铁腕,1989年争取民主的学生运动遭到武力镇压,这是原因之一。

146 [page 134 in US edition]

. . . . 我对毛泽东不太欣赏。对外国人而言,这算不上与众不同。作为一名外来者,也找不到多少理由来喜欢他。毛泽东的许多魅力,来自于他激发了中国人对于自身和他们国家的自豪感。而对外国人来说,这种自豪感似乎有些空洞——无知、自大、好战而已。在涪陵,我越来越不喜欢看到那张微胖的脸上挂着自满的神情,也越来越不喜欢那些易于记忆的简短话语和简洁理论。

[在原本, 第一个句子是 “我特别不喜欢毛泽东.”]

. . . . 为了让中国的工业产量超英赶美,农民们要在自己的后院大炼钢铁,结果酿为了让中国的工业产量超英赶美,农民们要在自己的后院大炼钢铁,结果酿成了大规模的林木砍伐以及人类历史上最严重的大饥荒. 饿死的人口约在三千万至四千五百万之间。

147 [page 135 in US edition]

不过,我对邓小平式的实用主义更具同情。他有他的缺点——在1950年代,毛泽东发起反右运动,邓小平在其中的作用非常突出;当然,邓小平也同意对1989年的学生运动进行武力镇压.

160 [page 147 in US edition]

十有八九都会奏效的是,我们无心地提及香港在英国统治之下是多么的富裕。我们还知道,只要我们提及李鹏总理,准会令她大为光火。这个人在中国并不吃香——尤其有很多知识分子不喜欢他,因为他属于老式的保守派,还因为他支持使用武力镇压天安门的学生抗议活动。国外媒体对他进行了无情的批判,这也不是什么秘密。一天,在上课的间歇,我提起了这个话题,纯粹只是为了看看廖老师会作何反应。

“中国人怎么看待李鹏这个人?”我问道。

“我们都很喜欢他呀,”她立马回答道。无一例外,她的回答总是这样——要么全面肯定,要么全面否定,非此即彼。

我点点头继续问道:“他跟周恩来有点关系,对吗?”

“什么意思?”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我在一本历史书上读到过,李鹏没有父母。”我本想说他是个孤儿,但我绕了个弯子,为的是扯到裙带这个话题上。“如果一个孩子没有父母,你们把他叫什么?”我问道。

“私生子?”她回答道。

“对,”我说,“书上说李鹏是私生子,是周恩来把他养大的。”

她立马进行了反驳。

“不对!”她很生气地说道,“那是外国在乱说!那是外国在瞎扯!不对!我知道你是在你们外国报纸上看到的,但完全说错了!”

那是我第一次看见她公然发怒,而我也从没想到过李鹏被领养这件事有这么敏感。我让她把“私生子”这几个字写给我看,她则涨红着脸在我的笔记本上重重地涂写了那几个字。这三个字的字面意思是“私自生育的孩子”。我拿起字典翻阅起来:“非婚生子,杂种。”我一直在说李鹏是周恩来的非婚生子。

“嗯,”我说道,“我用错了词,对不起。”

我又抓起字典翻找着,终于找到了正确的词语:孤儿。我又作了道歉,她似乎才得以释怀。对,她说道,周恩来收养过李鹏。我就此打住了——把她逼到那个地步,我也很难堪,哪怕我不是完全有意而为之。

第六章: “暴风雨”

187 [page 174 in US edition]

这样的精力难道不应该用来干点更有意义的事情吗?我寻思, 其中的目的一定带有恐吓性质— 行为极其拙劣, 明摆着是想让我知道,就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然而,事实上,这样的篡改给我提供了极为有效的例证,这就是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所具有的毫无意义的偏执。

第二部

第七章: “暑假”

220 [page 203 in US edition]

当地的报纸对此大加颂扬,说这是一种发展,是在向公众报告真相方面迈出的一大步,甚至还有这种可能:今天如实播报气温,明天全面报道天安门大屠杀.

232 [page 214 in US edition]

. . . . 我觉得是自由和文化的东西,他们却当成了悲惨和无知。

新疆和西藏看上去大同小异。我在新疆遇到的汉人无法理解,为什么维吾尔人对中国政府的付出不太感冒。他们指出,这个地方在解放前是如何的落后,尤其强调政府努力做了大量的工作。毫无疑问,这都是事实——政府修好了道路,铺通了铁道,还建起了学校。但汉人在逻辑上一直还缺少关键的一步:他们从来没有正儿八经地去尝试理解和尊重维吾尔文化,来此定居的人也很少学习当地的语言。这样做的结果,便是大量的资金和工作投到了沙漠地区,但从改善关系来看,这些资金和工作大都打了水漂。

第十一章: “又一春”

372 [page 344 in US edition]

我的摄影师朋友柯贤龙是个罕见的例外,他认认真真地听了“美国之音”的新闻报道,从而知道外媒估计的死亡人数至少有好几百人。

第十二章: “溯江而上”

401 [page 372 in US edition]

这是一场民族主义的抗议活动,同时也向西方学习,他们喊出的口号是“科学”和“民主”。

中国共产党宣称,五四运动是它自身得以崛起的先驱动力,这真是最厚颜无耻的篡改历史的例证之一。诚然,五四运动的领导人有一些是共产主义者,或者后来改信了共产主义,但如果把他们当初的理想和共产党当今时代的观念硬扯在一起,还是有点牵强附会。这样一来,电视上播放的专题文艺节目就变成了各种矛盾体的超现实主义大杂烩:共产党的官员对学生活动家们有关当时事件的回忆赞赏不已,盛赞“科学”和“民主”的演讲活动层出不穷,北京大学在它的校园里隆重庆祝1919年那一场运动,同时对1989年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却巧妙地避而不谈。大山把他惯常讲的几个笑话又讲了一遍。奇怪的是,这件事情竟然充斥了整个荧屏。

江城

  • 在1989年,北京发生了学生运动。对年轻人来说,他们的思考还未成熟,他们没有自己的观念,而环境会很轻易就影响到他们。他们也分不清对错。当哪儿有兴奋的事情发生,他们就参加了。在这次事件后,我们国家决定要在大学里进行军训,让他们理解到我们如今的生活是得来不易的。

  • 偶尔我的一些较出色的学生写到中国时,会混杂着冷静的精确感和盲目的乐观感

  • 在涪陵这儿,和四川东部的所有江城一样,这些搬运工被称作“棒棒军”。

  • 清廷的将领耐心倾听了他的请求,然后把太平军悉数屠戮,将翼王凌迟处死。

  • 如果我去到城里,擤个鼻子,纸巾上会有缕缕的黑色油腻。这叫我想到空气会如何怎样影响到我的肺部,有一阵我想着该怎么办。最后,我决定在擤完鼻子后不去看纸巾了。

  • 十五分钟的车程,司机揿了566次按钮。每分钟37次。

  • 。以中国人的标准来说他有点胖,也就是说,以美国标准来看他有点瘦。他

  • 这种声明总是在最后一分钟给到,而它意味着今晚被有效终止了,因为去到宴会,不醉到不可救药是不可能的。

  • 。偶尔他们尝试聚焦在我身上,察觉到我功力较低,当这时亚当会插入来保护我。这在四川是允许的——一个朋友可替你干杯。四川人喝酒很像打仗。

  • 我生活中的所有麻烦都已经够公开的了;没有理由再去寻找更多观众来围观。

  • 七十岁的首席工程师魏庭成把他的整个职业生涯都花在了发展大坝上,他对那些考古学家建议中的“宫殿”很是不屑。“告诉你实话”,他在1996年对纽约时报的采访中说,“中国普通人的教育水平很低,他们才不会去欣赏那些文物古迹,只有专家才会去那些博物馆。”

  • 然而,就和全世界大多数的爱国主义一样,其更多是为恐惧与无知驱动,而非一个和祖国真实的情感联系

  • 我的公寓里只有电力取暖,而停电有时持续数小时———绵长,寒冷的数小时,黑暗的公寓里,不舒服的感觉在滋长,直到我的呼吸在烛光中泛出白汽。我发现,在这种时间里,我不会考虑涪陵的新堤坝建不建得起来,或者新移民能否得到妥善安置,或者白鹤梁是否被有效保护。我想到的只有取暖。寒冷就好似饥饿;它将所有事情简化。

  • 但另一种历史是河南的那种,当1975年时,暴雨导致了62座现代的大坝如多米诺骨牌般倒塌,一座接着一座,有两万三千人死亡。虽然那次灾难的规模很独特,但糟糕的工程技术却不算那么异常:自从1949年以来,中国有3200座大坝溃决过。在这个世纪里,中国大坝的失败率为3.7%,而世界其他地方则是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