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GONG blog wiki read

经典关系

泡人 推荐的 莫怀戚 的作品。

有些不想知道答案的问题就不该问。

经典关系

  • 人的惰性与非理性,决定人常常放弃深入思考,把自己的生命交还给未知。

  • 他将啤酒喝干,南月一给他斟酒。她将瓶口搁在杯口上,将杯子压斜了,缓缓地倒。她说这样倒可以保护啤酒的口感。“这种倒法合乎一个成语,你猜猜看?” 茅草根已经听人说过,但他说我猜不到。 南月一哈哈大笑。“就是卑鄙(杯壁)下流啊!你这个傻瓜瓜!”

  • 但介于老一代和新一代之间的茅草根却抱一个折中态度:与己无关的,随你去,自己心爱的,坚决阻止。

  • 所以有些男人,或者少钱,或者小气,往往躲着女士们那盛情的相邀。

  • 无论发生什么事,爸妈都不会抛弃我,去认另外一个女孩做女儿,而你,会!你绝对有可能移情别恋,用同样的口吻去叫另外一个女人“老婆”。

  • 体会。他只能在心中告诫自己:一,人一生中有一些时光是熬过来的;二,不能中暑。

  • 重庆雾气重,太阳总之要柔软一点――就形体而言。但这种太阳却将这片山水弄得粗糙火爆,不规不矩,一切满不在乎,成了说不清楚的事情。

  • 他让东方兰尝到甜头。“甜头是这样一种东西,”他曾公开宣扬,“尝到之后要舍弃,比没尝到之前难受得多。”

  • 人的内心有一点点贪,并不要紧的,但是如果内心总是有恨,就不好了。尽量不要让人心里有恨。”

  • 而且,茅草根渐渐明白:他结了婚,并不懂女人;有了孩子,也不懂女人;同不是妻子的女人苟合了,还是不懂女人……但现在他懂女人了。女人其实非常非常的简单:她们只是一种特别需要你去爱的人。对付女人最有效的一招仅仅是爱……有许多男人到了不能爱的时候才明白这个,谢天谢地,茅草根在能爱的时候就明白了。

  • 但是,你若想爱,就得准备受伤。

  • 他问:难道要做成一笔生意,就得委身于对方?南月一认真地回答:如果想多有赚头,对方又不至于引起生理上的反感,也没什么不可以的!当时他非常难过。好多天以后才恢复过来。这样心上就长了一层茧,那些事没有那样容易让他难过了。

  • 这个过程也是摩托展示自己艺术素养的过程。譬如他给东方兰选的背景及造型设计,具有这样的主题:一位影视明星在拍摄地点的留念。这自然能使她满心欢喜。而在给他拍时,他的姿态和表情让人想到一位作家来此收集素材,或者一位音乐家在考虑如何以这里的传说与风情写一部歌剧……摩托在此处的风雅产生了一个巨大的作用,就是让东方兰倒回去重新解释他好讲黄段子。

  • 一个强劲的男人偶尔(是偶尔)真实地软弱一下,往往会更强劲。偶尔的软弱就是真实,经常的软弱就是软弱了。“

  • 这两个男人完全不同,一个是艺术家,一个是实业家。艺术家是炫目的,但是脆弱;实业家没有那么炫目(其实也未必),但是强大

  • 她的眼泪流了出来。 而且,她从来没像现在这样想念丈夫。她甚至有点后悔:我还是该乘夜间快艇回去。

  • 然而就在这一瞬间,她有了一个天大的醒悟:叫布谷的是雄杜鹃,叫李贵阳的是雌杜鹃。 她突感一阵宽慰,心情很是轻松;而且依稀看到了晨曦……

  • 他本人并不喜欢钢琴,说这玩艺最不像乐器,“没打开时像家具(专门装鞋子的那种),打开了像机器(生产药片的那片)。”

  • 同时也感到了代价:一个男人如果真的喜欢上一个女人,那可真的有得他受的了。

  • 他心里很难受。他假想妻子东方兰同别的男人有染,自己当然难过,但好像都不如因为南月一的难过。

  • 摩托说,“活着没有什么意思。但是,身不由己来到这世上,又没那个胆量去死,只好活下去。那就干脆活好一点。就这么回事。”

  • 想起南月一,就想起她的堕落;就想起现代女人,不,应该叫现代漂亮女人的堕落。不漂亮恐怕还没有资格堕落。

  • 茅草根也笑起来。“买了假茅台送礼,那不是割了鸡巴敬神?神也得罪了,人也割死了!”

  • “你在深圳好几年,有没有接近过其他男人?”他紧紧地盯着她。他难得如此察言观色。她微笑着,很安详。“哥哥这恐怕是你多年来的一块心病。告诉你,这个问题,我无论怎样回答,你都不会满意的。”她的口气像个教师, 让他想起她的校长母亲。“我说没有,你不会相信,我说有,你又要难过。”

  • 她坚信茅草根会帮助她。但就在拨号时,她突然想到他可能已经关了电话吧?这么一想一种莫名其妙的委屈和愤怒涌上心头。你凭什么?!那一瞬间她真想咬他几口,再提一桶凉水朝他泼去。

  • “要说吃得辣,我们并不算。四川人是不怕辣,湖南人是辣不怕,人家贵州人还凶些,是怕不辣。”

  • “你说得不对,”东方红纠正他,“干好事固然不错,干坏事也未必不可!唯一不能干的是蠢事。”

  • 来的……不由轻轻叹口气,说:“现在就是这样子。赢要赢得起,输要输得起。要不然你就只有不活。”

  • 丈母娘却轻蔑地说她(小三儿)那个算什么幽默?最多不过有点滑稽。女婿大笑。滑稽和幽默有何不同?丈母娘却说不出来。

  • 男人四十以前,女人三十五以前,都应该逃避稳定。变化带给人的快乐和对生活的深刻理解,不是在这里能说清的。

  • 你们这拨人,在幸福的家庭里长大,又民主,没有受过什么逼迫,所以虽然心思比较独立,便是意志有些脆弱,对不对?所以我认为出去闯一闯,锻炼锻炼,以后才有生存能力!”

  • 。当了东方家十余年乘龙快婿,好像还没见过岳父掉泪呢?夫妇俩赶紧出门。茅头说我也要去看看外公,快手快脚收拾作业,带到那边去做。 东方兰自戒指事件以后,同丈夫冷战了一段时间。茅草根努力缓和,道歉若干,冷战才结束,但夫妻关系已受到伤害。这种伤害说不上多么强烈,但隐隐的有些深沉,又无法形容;好像人不舒服,去检查,又并没有病。让并非文学出身的他对一个成语有了体会:耿耿于怀。谁耿耿于怀?谁都耿耿于怀。 这种感觉,对东方红说起过。老实讲,姨妹是幸灾乐祸的。但幸灾乐祸的她也不落井下石,她对姐夫说你不要在心里强化这种感觉,该怎么过就怎么过,时间会理顺一切。东方红会耍阴谋诡计(这像爹),但也不强求成功(这像娘)。如

  • 。当了东方家十余年乘龙快婿,好像还没见过岳父掉泪呢?夫妇俩赶紧出门。茅头说我也要去看看外公,快手快脚收拾作业,带到那边去做。 东方兰自戒指事件以后,同丈夫冷战了一段时间。茅草根努力缓和,道歉若干,冷战才结束,但夫妻关系已受到伤害。这种伤害说不上多么强烈,但隐隐的有些深沉,又无法形容;好像人不舒服,去检查,又并没有病。让并非文学出身的他对一个成语有了体会:耿耿于怀。谁耿耿于怀?谁都耿耿于怀。 这种感觉,对东方红说起过。老实讲,姨妹是幸灾乐祸的。但幸灾乐祸的她也不落井下石,她对姐夫说你不要在心里强化这种感觉,该怎么过就怎么过,时间会理顺一切。东方红会耍阴谋诡计(这像爹),但也不强求成功(这像娘)。如果用《诗经》的风格来说她的心态,大概可以为:我努我力,自有自然。

  • 但她也能沉住气,决定暂不告诉任何人。 但次日,她却忍不住将此事告诉了老板摩托。

  • 在这世上,真正起作用的东西只有两种:智慧和金钱。当时自己先是感到稀奇――有这样来总结的,继而又认为的确也有道理。

  • 其实友好往往最重要,真假未必有多么要紧。

  • 她知他一旦提出什么,就会执着下去,在犟劲上,她拼不过他;何况她也不屑于婆婆妈妈。她很注意维护女性尊严。

  • 笑是笑,苦还是苦。都是真的。苦在笑之将尽时生出来。很简单:这是被抛弃。

  • “你们那位处座很有底气啊!这些年,你的那点居高临下,他照单全收,享受你的美好年华。真是吃得亏打得堆。同时暗暗进行原始积累。现在可以说原始积累已经完成,于是开始行使自己的主动权了。男人真不是好东西。”

  • 没钱的时候只想钱;钱要太多了,才发现被人看得重才是人的感觉。

  • 东方兰回忆往事,意味深长地看着老板笑起来。此刻她可能才对事情的真相反应过来,所以一边笑一边摇头。

  • 良久,老岳父说:“不管要发生什么,一定不要彼此伤害。任何一个进入过自己人生的人,都值得纪念,心中要永远保留人家的位置。”

  • 比如结婚嘛,硬要白头偕老的保险?没必要嘛!现在想在一起,就在一起,以后不行了,就分开。第一相待有真诚,第二不互相伤害,就行了。不在乎形式,也不在乎长短。”

  • 话让老外公备感欣慰,说我总算尽到了祖辈的教育责任。 “让他知道了有不公平,而且随时可能来到你身上。”

  • 不管尸体如何处理,都不许开追悼会,也不准发讣告,“让不知情的人以为我一直活着”;尤其不准“唱死人歌”、“打死人麻将”,惊扰四邻。“如有违抗,定会受到我冥冥之中的严惩。”

  • 大家都有点吃惊。大女儿说那你为什么不逼他去上交了呢?“何必呢?”母亲淡淡地说,“他那么喜欢。”

  • 东方红明白了。不禁被这种用心震撼。礼品既要贵重,架式却并不大。替女人着想至此,非一般男人可以企及。狗日这种臭男人不无往而不胜,天理都不容。一代名记无话可说。

  • 茅草根决心以后不让儿子为自己做什么,但你必须尊重老子……其实这种想法已经产生一千次了,但这次是最坚决,完全不抱一丝幻想的了。

  • 岳父还爱说,你们这一代比我们好得最根本的,是有了选择的权力。人生不能选择,就是猪狗嘛。

  • 法国大革命,罗伯斯庇尔政权施行革命暴力,有一个贵族女知识分子临刑前说的一句话,我一生都记得。她说:自由啊,多少罪恶假汝之名以行。”

  • 岳父却说,看透,只是万里长征走完第一步。“看透,应该能;帮助人获得轻松的心态,视一切为自然。否则不如不看透。倒奸不傻的不如一个纯傻瓜。我年轻时也愤世嫉俗。现在我有点觉得,愤世嫉俗者主要是心胸狭窄,加半截子眼光――他没有傻瓜的乐天,又没有智者的旷达,除了自我折磨,对社会一点作用也没有。”

  • “喂,小三儿,”他问,“除我以外,你有没有性经验?” “你不要问这个,茅操哥!”一代名记认真告诫,“我说没有,你不会相信。说有,你又要难过。”

  • 一代名记的数年生涯让她明白一个朴素的真理:大家都要活。人人都要说得过去。

  • 她说,感情的到来是不知不觉的,这很危险,相当于趁人熟睡潜入室内的窃贼,因此人应该关好门窗,且告诫自己不要睡得太死。 感情如果能够成功(这是姨妈即刻发明的说法),人就很刺激,很过瘾,如果失败,人就特别难受,比其他任何失败折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