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GONG blog wiki read

冰与火之歌卷三 冰雨的风暴

2013-12-12 22:19:28 马丁本人曾在采访中言道:“我喜欢历史小说,但历史小说最大的局限是结局已经基本注定,不论作者付出多大的巧思,都失去了最大的悬念点和高潮处-结尾。”所以,他选择了《冰与火之歌》这样一个虚构的世界。

2013-12-13 09:14:14 当那天来临时,你绝不可以杀戮为乐,亦不能逃避责任。统治者若是躲在幕后,付钱给刽子手执行,很快就会忘记死亡为何物。

2013-12-13 09:59:24 “他得学着面对自己的恐惧,他不可能永远都是三岁,更何况凛冬将至。”

2013-12-13 17:46:28 “有人说这里的冬天太冷,人若是笑了,声音会冻结在喉咙里,直到把人活活噎死。”奈德平静地说,“或许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史塔克家人甚少有幽默感。”

2013-12-13 18:28:43 守夜人是一个视死如归的团体,我们没有家庭羁绊,永远也不会生儿育女,我们以责任为妻,以荣誉为妾。”

2013-12-13 18:32:56 永远不要忘记自己是什么人,因为这个世界不会忘记。你要化阻力为助力,如此一来才没有弱点。用它来武装自己,就没有人可以用它来伤害你。”

2013-12-13 21:33:24 不过人若要保持思路清晰锐利,就得多读书,就好像宝剑需要磨刀石一样。

2013-12-13 21:35:50 私生子,真有你的。大部分的人宁可否认事实,也不愿面对真相。

2013-12-13 22:16:08 人惟有恐惧的时候方能勇敢。”

2013-12-13 23:02:01 既然他注定孤单,他便要化寂寞为力量。

2013-12-13 23:05:11 光嘴巴上说说,你妈也不会变成婊子。她是什么样的人,就是什么样的人,和癞哈蟆怎么说有何干系。话说回来,咱们部队里还真有些人的娘是婊子。

2013-12-13 23:11:01 “难道我喜欢被人叫小恶魔?一旦别人发现绰号对你的杀伤力,这绰号就跟定你啦。既然他们爱给你起绰号,你就大大方方地接受,最好还装出乐在其中的样子,那他们就再也伤不了你了。”

2013-12-14 07:48:45 他躺在地上,大声吸气,满脸通红,抽抽噎噎,十足的可怜虫模样。他一直都是条可怜虫,为何她到现在才发觉?她心里的恐惧,顿时化为乌有。

2013-12-14 08:26:01 。侏儒曾嘻嘻笑着对他说:大部分的人宁可否认事实,也不愿面对真相。这个世界有太多逞英雄的胆小鬼,能像山姆威尔·塔利这样自承怯懦还真需要点古怪的勇气。

2013-12-14 15:00:53 然而,莱安娜只是笑笑。“我最亲爱的奈德啊,爱情诚然可贵,却终究无法改变一个人的本性。”

2013-12-17 12:51:37 最后,他来到父亲长眠之处,在他身旁是布兰登和莱安娜。“奈德,答应我。”莱安娜的雕像轻声说。她头戴碧蓝玫瑰织成的花环,双眼泣血。

2013-12-17 12:55:39 在权力的游戏之中,你不当赢家,就只有死路一条,那天在神木林里,瑟曦·兰尼斯特这么对他说

2013-12-17 13:06:57 莫尔蒙站在祭坛前,七彩虹光在他的大光头上闪闪发亮。“你们来时为法律所不容,”他开口,“盗猎、**、欠债、杀人、偷抢拐骗。你们来时尚为孩童,一身孑然,身负枷锁,既无友朋,更无荣誉。你们来时或富贵荣禄,或赤贫如洗。你们来自豪门望族,或仅有私生子之名,甚或藉藉无名,但这些都不重要。一切皆成过去。长城之上,我们都是一家人。”

2013-12-17 13:14:09 “倾听我的誓言,做我的见证。”他们的朗诵充斥暮色中的树林,“长夜将至,我从今开始守望,至死方休。我将不娶妻,不封地,不生子。我将不戴宝冠,不争荣宠。我将尽忠职守,生死于斯。我是黑暗中的利剑,长城上的守卫,抵御寒冷的烈焰,破晓时分的光线,唤醒眠者的号角,守护王国的坚盾。我将生命与荣耀献给守夜人,今夜如此,夜夜皆然。”

2013-12-18 19:52:30 “在权力的游戏之中,你不当赢家,就只有死路一条。”她悄声说。奈德输了这场游戏,他的部属以鲜血和生命为他的愚蠢付出了代价。

2013-12-18 19:56:49 他们教会我一件事,那就是每个人都有自己该扮演的角色,戏里戏外都一样。

2013-12-18 19:58:06 森林是天上诸神的屠宰场。但是,杀死国王的不是药酒,而是您的‘仁慈’。”

2013-12-18 20:23:48 “只因如此一来,他们才不会为情爱所困扰,”老师傅自问自答,“情爱是荣誉的大敌,更是责任的大忌。”

2013-12-18 20:25:37 我们身为凡人,天上诸神使我们有能力去爱,那是对我们最美好的恩赐,却也是我们最深沉的悲哀。

2013-12-18 20:27:20 当一个人无所畏惧时,即便懦夫也能展现不输于人的勇气。当我们毋需付出代价时,自然都能尽忠职守。行走在这条荣耀的大道上,似乎是那么地容易。然而每个人的生命中迟早会遇到考验,那便是他必须抉择的时刻。”

2013-12-18 23:51:01 等海水干枯,山脉像枯叶一样随风吹落。等我的子宫再度胎动,我再次怀了孩子。到了那时候,我的日和星,你才会变回以前的模样,在那之前绝不可能。”

2013-12-19 08:14:13 于是,龙族齐声高鸣的乐音响彻夜空,数百年来,这是头一次。

2013-12-19 17:21:24 如果说劳勃是真钢,那史坦尼斯就是纯铁,又黑又硬又坚强,却也容易损坏,和铁一样,弯曲之前就会先断掉。至于蓝礼嘛,他像是闪闪发光的亮铜,看起来漂亮,实际却不值几个钱

2013-12-19 17:23:21 塔利,从前我还只有你一半年纪的时候,我母亲跟我说,如果我张开嘴巴傻站着,黄鼠狼可能会误以为我嘴巴是它老巢,然后一溜烟钻进喉咙去。

2013-12-19 17:27:43 “继续困扰,”琼恩道,“但坚守誓言。”

2013-12-25 20:05:26 “因为这不会久长,”凯特琳悲伤地回答,“因为他们是夏天的骑士,而凛冬将至。”

2013-12-25 20:27:19 “琼恩,世界如此辽阔,到处都有求助的人。其中有的人,或许该鼓起勇气,自己拯救自己。这会儿,卡斯特就瘫在阁楼上,浑身酒臭,毫无知觉。楼下的长桌搁着咱们新赠的利斧。如果我是他老婆,我会把这当成天神对祈祷的回应,就此了结他。”

2013-12-25 20:27:52 你有一颗高贵的心,琼恩,但你得学会这一课:我们不能按自己的想法来塑造这个世界,这并非我们的目的,咱们守夜人军团的职责只是战斗。”

2013-12-26 08:41:42 “用两只眼你能看见我的脸。用三只眼你能看见我的心。用两只眼你能看见此时的橡树,用三只眼你能看见从前的橡实和日后的断桩。用两只眼你不过能看到墙边。用三只眼你却能南望夏日之海、北越绝境长城。”

2013-12-27 11:13:57 我没喜欢过你,瑟曦,但你是我亲姐姐,因此我不肯伤害你。可你今天竟然走到这一步,令我再也不能容忍。我现在还不知该怎样做,但时间会给我答案。总有一天,当你自以为平安快活时,喜乐会在嘴里化成灰烬,到那时候,你将明白债已偿还。”

2013-12-27 11:22:45 蠢女人,你以为把秘密留在心中,它就不再真实?你以为不提它,不告诉别人,它就只是一场梦,甚或连梦都不是,只是半梦半醒间的一场惊吓?噢,要真能那样,诸神可太仁慈了

2013-12-27 15:38:12 “长夜将至,我从今开始守望,至死方休。我将不娶妻,不封地,不生子。我将不戴宝冠,不争荣宠。我将尽忠职守,生死于斯。我是黑暗中的利剑,长城上的守卫,抵御寒冷的烈焰,破晓时分的光线,唤醒眠者的号角,守护王国的坚盾!我将生命与荣耀献给守夜人,今夜如此,夜夜皆然。”

2013-12-27 16:42:13 不论机会多么渺茫,徒利家的人从不轻易屈服。

2013-12-27 19:11:06 是你教导我,成功的威胁比直接的打击更有效

2013-12-27 19:53:24 自由是危险的事物,但人人都渴求它的滋味。

2013-12-27 21:41:41 太阳落山以后,蜡烛无法替代。”

2013-12-27 22:18:35 男子汉是不能老放着他那话儿不用的,那样它会越变越小,直到有一天,你想尿尿,却找不到它了。”

2013-12-28 09:38:07 但他的负罪感又回来了,虽然比以前弱得多。如果这是个错误,他疑惑地想,为何诸神让它如此美好?

2013-12-30 10:23:25 她轻声说。“我的,就像我也是你的。如果要死,就一起死好了。凡人皆有一死,琼恩·雪诺,但首先得好好地活。”

2013-12-30 10:52:24 我尊敬你,珍惜你——但对你没有向往,乔拉·莫尔蒙,我厌倦了你试图将世上所有男人从我身边赶开的举动,好让我必须并且只能依靠你一人。这没用,不会让我更爱你,”

2013-12-30 22:48:39 陕饿死的人才会向乞丐讨饭 多看笔记 来自多看阅读 for Kindle duokanbookid:tecfd17cf09e66dd63g400b3d8c63180

冰与火之歌卷3

c56布兰

2013-12-30 23:27:57 噢,‛耶哥蕊特捧起他的脸颊,‚你什么都不懂,琼恩〃雪诺。‛她幽幽地叹口气,死了。

c56布兰

2013-12-31 07:36:33 ‚诸神不是因为谋杀而诅咒他,‛老奶妈道,‚也不是因为给安达尔国王吃自己儿子做的馅饼。一个人有权复仇,但杀害自家屋檐下的宾客,践踏宾客权利,诸神决不原谅。‛

c57丹妮莉丝

2013-12-31 07:50:02 所谓‚有年长的佣兵,有胆大的佣兵,但没有既年长,又胆大的佣兵。‛她对此深以为然。

c60提利昂

2013-12-31 08:12:21 ‚噢,是啊,‛提利昂道,‚我的确有副好心肠,总把噩梦留给自己。‛

c60提利昂

2013-12-31 08:15:00 他不敢去望珊莎,不敢让夫人发觉自己眼中的苦涩。你当时应该跪下来,真该死,弯下那对僵硬的史塔克膝盖,妈的,为我保全一点起码的自尊有这么难?

c62詹姆

2013-12-31 08:46:29 ‚我翻越干山万水,损失掉自己最珍贵的东西,只为见你一面。请你不要就这么让我离开。‛ ‚你去见父亲吧。‛她重复,一边别过了头。

c71丹妮莉丝

2013-12-31 15:26:27 ‚倘若闭目塞听,‛巴利斯坦爵士轻声道,‚又何苦寻求真相?‛

2013-12-31 15:27:06 杰赫里斯国五曾告诉我,疯狂和伟大是同一枚硬币的两面,每当一位坦格利安降生,诸神就将硬币抛向空中,整个世界将屏息观察它的降落。‛

c73琼恩

2013-12-31 15:50:46 ‚我们自由民知道你们下跪之人所忘记的事。有时捷径并非安全之道,琼恩〃雪诺,长角王曾说,巫术乃无柄之剑,没法掌握。‛

c80珊莎

2013-12-31 17:38:33 雪花飘进房间,侍女下意识地裹紧毯子。珊莎打开房门,走下螺旋梯。当她接着打开通往花园的大门时,眼前的美景让她不由得屏住呼吸,惊讶于那份不属于人间的宁静。雪花飘啊飘,悠远的暗香与孤寂,它们沉甸甸、不受打扰地着陆。人间的全部色彩纷纷败下阵来,遁逃无踪,唯有黑、白和灰白的高塔、白的雪和白的雕像,黑的影子与黑的树,灰的天空。一个纯粹的世界,珊莎心想,一个不属于我的世界。 多看笔记 来自多看阅读 for Kindle duokanbookid:sb03g277240e763e7c8g4217f175e6fd